牙龈出血好多年

焦虑/皮肤饥渴症

他现在是一具尸体,冰冷且腐败的躺在地上。

不死者把腐化成白骨的十指搁在腹部,斑鹫把鲜红的喙伸进他空洞的眼眶里。

"很好,一切终于回归正轨了。“亚历克斯想。

斑鹫不甘寂寞的啄食他暴露的牙床,发出清脆的叩击声。

维尔德格亲了亲亚历克斯宝宝惨白惨白的牙床。

评论
热度(10)